《铄古铸今:中国古代黄金工艺与传承》展览

2017-07-28发表 来源:Mtrue,发现更好的你
分享至:

黄金,是地球上最美丽稀有的贵重金属。由于它所特有的绚丽的自然光泽和稳定的化学特性,耐腐蚀,不易被氧化,并具有良好的导电导热性及延展性、柔韧性,是其它任何金属材料都无法取代和比拟的。中国是最早使用黄金为人类服务的国家之一。早在五千年前的黄帝时代(约旧石器时代晚期至新石器时代早期),中国人就已经了解和掌握了黄金的属性和特征,并开始利用黄金为当时的社会活动服务。在中国古代形形色色的传统工艺中,黄金工艺是令人较感到陌生的一门。一方面史籍甚少记载,另一方面又容易因金匠们的口耳相传而讹误,失去历史的原貌。

《铄古铸今:中国古代黄金工艺与传承》展览

铁鎏金带钩——战国晚期,公元前5世纪

兽首带钩,钩体呈琵琶形,通体装饰带有几何纹的金片。金片旧被认作是镶嵌入带钩作饰,经科学检测现确定为使用了金汞剂火鎏金法。类似带钩在陕西侯马乔村战国中晚期墓葬群中多有发现。

“铄古铸今:中国古代黄金工艺与传承”展由香港中文大学(中大)文物馆及周大福大师工作室合办,由2017年7月4日至9月27日在中大文物馆举行,将展出文物馆馆藏及私人收藏家借出的40余件(套)中国古代金银器、周大福大师工作室的复原实验样品及传统金匠工具。

《铄古铸今:中国古代黄金工艺与传承》展览

金累丝镶嵌一路连(莲)升(笙)图意簪——清(1644—1912)

簪首作束莲形,莲花、莲蕾、莲叶等以锤鍱、累丝技法制作,镶嵌各色宝石、珍珠。叶片、花瓣或以联珠勾勒轮廓,或以金线表示花瓣或叶脉的纹理。簪首左上方装饰累丝笙,笙旁花枝上栖息一金龟子形昆虫。花饰的每个组成部分背面都连接一条金丝,各条金丝缠绕成束。“笙”与“升”同音,笙和莲花的组合,寓意“连升”。金龟子象征富贵。所以金饰的装饰题材具有祝愿升官发财的吉祥含义。

《铄古铸今:中国古代黄金工艺与传承》展览

金人物摩羯纹链——北朝或之前,2至6世纪

项链由扣、链索及垂饰三部分组成,整条链索用八条金丝编织而成,环环相扣,辫结成索,与下方垂饰以金钉加以固定。垂饰尤其精美,正中为一人形,除两眼外额上开有一孔,形如“天眼”。人物大肚前挺,双手持抱摩羯鱼尾部。两条摩羯鱼口部张大,含吞著左右两边的链索,将项链的主体部分自然连接成一体。人物下部有一个活扣,连接著一个十字花形垂饰,花形垂饰上镶嵌著红、蓝、绿三种宝石,使金光灿烂的项链上增添色彩艳丽的珠光宝气。

“中国古代黄金工艺研究”专案是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、陕西省文物保护研究院、周大福大师工作室于2014年开始的一个跨学科合作研究项目,并得到康文署文物修复办事处的大力协助。本研究专案在试图厘清中国古代黄金工艺发展的历史脉络之余,亦致力于探索、复原古代黄金制作工艺。透过具有代表性的古代文物、科学检测结果以及还原实验样品等,展览会将最前沿的黄金工艺学术研究成果呈现给观众,重点包括珠化(制作黄金细珠及其焊接)、金丝以及错金等。展览期间,文物馆将举办公众导赏团及公开讲座,亦会在展厅播放复原实验录像,让观众更容易理解重点展品及其具体制作方法。

《铄古铸今:中国古代黄金工艺与传承》展览

金累丝二龙戏珠纹束发冠——明(1368—1644)

这束髻冠累丝而成。顶部呈半球形,有六道梁;底部呈扁平的圆领,后部双立翼形饰。顶部和底部以金片相连,后部则以扣在底部加以固定。底部的两侧有孔,应用来将髻罩固定在头饰上。这束髻冠的装饰繁复瑰丽:顶和底部更饰以金片和金丝造成的蝙蝠和莲花形饰。罩梁錾刻连珠和卷云纹;底部双翼用金丝编成,并缀以金珠。双翼饰寿山福海和金丝编成的五爪赶珠双龙,其中火焰珠镶嵌红宝石。龙颈部有弹簧,行动时龙首会跟著摇摆,十分生动。

《铄古铸今:中国古代黄金工艺与传承》展览

金双龙纹珰——汉六朝,公元前2至公元6世纪

珰在秦汉为官服帽饰,亦与佛、道教信仰相关。本品饰双龙纹,填焊金珠。本品中的金丝经检测确认为扭卷金条而制成。